大医精诚:医学世家 三代院长献身杏林

大医精诚:医学世家 三代院长献身杏林 大医精诚:医学世家 三代院长献身杏林 prev next

1887年孙中山入读华人西医书院的同年,还有一位大医刚刚诞生,他既是孙中山的师弟,也是其革命同袍;不但他个人名声显赫,他的家族成员也纷纷行医,为香港医疗贡献卓着,所言正是养和医院的首任院长李树芬。

据养和医院现任院长李维达回忆,大伯李树芬童年在美国波士顿时曾被顽童掷石击中,当场头破血流,经治疗后伤口迅速癒合,医生为小树芬缝针时,还一刀剪掉了他脑后的辫子,使他幼小的心灵深受冲击,从此立志学医。

但多年后他遇上更大的冲击,长子出生时因接生使用的剪刀不洁导致不幸夭折,当时身处民智未开、医术和迷信难分的晚清,他的遭遇岂是孤例?除了治病救人,在中国发扬现代医学,改善华人大众的健康,成了他认定的使命。

1903年李树芬入读华人西医书院之际,中国正处于翻天覆地的十字路口,政治革命已在酝酿之中,在那一代年轻人心中,或以现代医学救民,或以现代制度救国,学医和革命同为理想的号召。同盟会改组成立,他即加入成为第一批成员,孙中山乘船途经香港的时候,李树芬经台山同乡引荐和孙中山会面,深受其革命精神感召,他后来回忆说﹕「此种精神,无论在医学上、政治上,都可使我们景仰而作为楷模。」

1908年毕业取得执业证书后,他随即远赴爱丁堡大学,于两年内考取内外全科医学士正式大学学位,可知当时西医书院毕业生的素质已达一定水平,好让其学生顺利衔接升学。

孙中山师弟 助养和起死回生

民国初立,李树芬学成回国后一度出任首任卫生司长,兼孙中山的医事顾问,但身逢政局动荡,有感难以施展抱负,他决定重投杏林。而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医术,他于1922年再赴爱丁堡深造,获颁皇家外科医学院院士资格。彼时香江养和园初立,但管理不善,服务非常有限,又遇上财困和天灾,一直举步维艰,1926年李树芬临危受命接掌养和,凭一把精湛的手术刀,不但令许多病人起死回生,也为医院拼出一条生路。

李树芬不但在行内被尊为泰斗,在家裏也是人人敬畏,包括胞弟李树培在内,一向敬奉长兄如父,深为仰慕。李树芬也视幼弟为左右手和接班人,悉心栽培,供他先后在北京协和医学院、港大医学院求学,包括往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学院深造。

1966年李树芬去世,由李树培接任养和院长,近40年间他大展拳脚拓展养和,率先引入先进医疗仪器,绝不吝于投资医疗科技,不惜一掷千金,为香港引入最先进的医疗科技,甚至领先于政府医院。这也成为养和的传统﹕1947年是李树培从美国引入全港首部X光机,而今李维达也引入了亚洲首部螺旋放射治疗系统。

李维达回忆,父亲和伯父的威严相反,「他(李树培)几乎从不发脾气,最有人情味,他总是说,养和的员工最珍贵,他们才是医院的口碑」。李维达继任院长之后,曾有美国医疗机构有意注资,提出要看帐面数字以定医护人员的去留,遭他一口拒绝。「父亲毕生关心人,沙士爆发那年他100岁,照样回医院开会看诊,还担心前线员工没有足够的防护衣。」

李维达自称少年时的理想是传教,虽然父亲李树培并不曾强求他们兄弟学医,但或许是命中注定,家族血液裏就有学医的天分,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行医,成为眼科圣手;他的妻子邝霭慧是任教于港大研究乳癌的外科专家;他的三位舅舅也都是出自港大的校友﹕曹延棨是妇产科专家、曹延燧研究显微外科,以及儿科名医曹延洲。

自李树芬以外科手术移风易俗开始,到养和医院名声卓立,李氏家族多年来为医学研究及教育的贡献,从无间断,尤其是李树芬基金和李树培基金的成立,资助母校外科、内科、血液学、肠胃病学等多个明德教授席,为医学院设立院长基金,在养和建立港大临牀医学部等巨大支持,更难得是捐助友校中大医学院也不遗余力。「桃李无言,下自成蹊」,近一个世纪以来,原本的家族事业不但走出了一条大道,也为香港整体医疗发展开创了方向﹕保持科技的先进,树立服务的典範。

再高明的医生也是血肉之躯,曾与癌魔搏斗的李维达看得豁达﹕「当医生固然要知自己的局限,但绝不可头脑狭隘。」除了要终身不断学习,他也鼓励专科人才涉猎其他医疗领域,医疗的精益求精,必然是多方交流的结果﹕「我认为香港的医疗角色,一向是一个汇聚知识、技巧和科技的平台。」未来香港若能保持开放局面和领先地位,或许是对他的伯父、父亲毕生心血的最好告慰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