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幺大学生不用功?

为什幺大学生不用功?

台湾大学生不用功,是中小学教育制度下的果,而台湾应该比较的也不应该只有中国,而是更多创新力优于我们的他国。

台湾大学生不如陆生用功,已是老生常谈,最近上新闻是因为台大社会系教授薛承泰在一场演讲中语出惊人:台陆生竞争力落差「比一千颗飞弹瞄準台湾更惊悚」。背后原因,他给了最常听到的解释:少子化加上广设大学,让大学太好进,于是太多平庸学生把整体素质拉下来了。

广设大学造成大学生不用功吗?笔者对这解释却不太信服。一来,台生不如陆生虽然是广设大学之后才出现的说法,焉知两者就一定有因果关係呢?有没有可能,在广设大学之前,碰巧两岸交流并不频繁,因此当年的台生只是没拿去跟陆生比而已,不然也没比今天用功?「由你玩四年」,不是四十年前就有的说法吗?

二来,人人可念大学,大学文凭不再值钱,不意味大学生必须加倍用功才能胜出?施行九年国教,把国中变基本学历,国中生不是更拚死拚活?把大学变基本学历,说这造成学生不用功,好像不太通。笔者并不是唯一对这解释存疑的。例如《经济日报》就为同一题目发一社论〈台生竞争力不如陆生的关键〉,说经济与就业环境才是问题关键。笔者则看法不一样,认为关键是父母心态与中小学教育模式。大学生不用功只是果,早在中小学阶段即已种下因。

简单说,就是「一试定终身」思维本该只属于大学是窄门的时代,广设大学后就该扔垃圾桶了,这思维却作祟至今,依然深深影响我们的教养与教育模式。学校依然用频繁的考试来逼小孩读书,父母依然重视排名,依然在跟高中孩子说:「只要再熬两年,你就解脱了。」彷彿学习不是终身,而是某一难关之前的三年艰困。这让孩子从小只懂得为下一场考试读书,为父母读书。进大学没了週週小考,父母也不再关心排名,马上失去用功动力。

试问:为什幺拿两岸用功程度比较时,比的都是大学生而不是中小学生?难道台生一直到中学阶段都没输,是上大学才一落千丈?其实,只要比较两岸的学测题目(对岸称高考),就会发现对岸高中课程真的较难。我们不拿高中生出来比,只因为在我们心目中,中学生够辛苦了,打混的只是大学生。

「一试定终身」思维除了有碍学习热情,还让孩子学不会时间分配。中学不重视体育、义工、课外活动,父母反对谈恋爱、看小说的理由都是怕影响功课,等于把孩子所有时间都绑在功课。进大学突然解放,父母不管了,孩子马上每晚打线上游戏打到三点。道理就跟中乐透的穷人可以一年花光一亿一样,只怪他一辈子没学过怎幺用钱。偏偏在网路时代,时间分配的诱惑又特别多,游戏、脸书、聊天室都是。

当然,「一试定终身」思维只可解释台生本身的不用功,却不能解释两岸之间的落差。陆生在中小学不也一样为父母读书,为考试读书?为什幺陆生用功可延续到大学,台生则不行?第一个因素是台生打工,陆生则
不。薛承泰认为广设大学有害读书风气,是因为平庸学生变多,我的看法则是打工学生变多。学生打工往往是不得已,外人不该苛责,但「打工造成翘课,翘课会变习惯,习惯会传染」的问题却应该正视。也许,翘课只要超过五次,学校就应该主动关心。

第二个我认为更大的因素,才是《经济日报》指出的就业环境。不过《经济日报》着眼的是台湾环境太糟,笔者着眼的却是对岸太特殊。中国在二○○○年加入世贸,经济突飞猛进,人人都觉得身边机会如此繁多,又如此稍纵即逝。外商进入中国,往往不是为了眼前商机,而是为卡位,意即「现在不进去,将来进不去」。影响所及,也让陆生特别担忧出校门就输在起跑点。陆生无论去到香港、新加坡、还是美、加、纽、澳,都比当地学生用功,应该是出于这种「把握机遇」的焦虑。

但是,我不赞成拿大学生跟对岸比,理由并不是别国大学生也没陆生用功,而是台湾在产业链(目前为止)还是处于优势,怎去向劣势学习?台商投资对岸的最重要原因并不是陆生学养好,而是市场潜力大,薪资又便宜。台生再怎幺用功,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。人口大国睡狮乍醒,这种特殊条件别说台湾,没有一国可以複製。台湾可以複製的,应该是创新力优于我们的国家,看他们的大学怎幺栽培出创新、创业力都让我们望其项背的人才。

英美创新教育才是可学之处因此真要比,应要拿我们大学生跟英国、美国比。看孕育出Google创办人的史丹佛大学怎幺打造学生的创业精神,看「电车问题」原创者出身的牛津大学怎幺培养学生的论辩能力,看哈佛、耶鲁都开什幺书单、给什幺作业,看美国专用来评量大学生思考力的CLA测验(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)都问什幺样的题目。这才是台湾高等教育应该见贤思齐的对象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