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严之后的台湾,多元的标準时间

解严之后的台湾,多元的标準时间

如果你听过广播、电视台以「中原标準时间」报时──那你一定是在2007年前出生的。

1947年,中华民国政府颁订《全国标準时间推行办法》,规定以「中原标準时间」为台湾所属时区的名字(统一标準时间则始于日治时期),直到政党轮替,2000年之后,这个用法渐次为「国家标準时间」取代。(不过中广倒是「矜」到2007年,才跟中原标準时间断捨离。)

「中原」这个概念向来跟东亚大陆难分难解。1996年李登辉成为中华民国首届民选总统,就职演说上,他端出「建立新中原」的理念。按演说内容来说,被李比拟为「新中原」的台湾,文化上当要广纳百川,「运用多元化所释放的活力,孕育新的社会生命力量」。

回首这20年,当年想像的「中原」如今「大国崛起」,台湾人一方面想分杯羹,又怕被吸进政治与金融的黑洞。「中原」目前的名字叫中华人民共和国,幸或不幸,在台湾这厢,众人总算不再透过「中原」想像自己了。台湾人开始学着正视岛上多样的人民,原住民,新住民,战争与经济的难民,优势欺压劣势,都市牺牲乡村,理解与承认之路漫漫,但那是台湾丰富、健壮的源泉。

20年前仍盘踞想像的「中原」崩溃了,「标準时间」也随之多元。在都市与市郊,文青和Instagram的时间是在棕褐色调(sepia tone)里揣想的;在建筑工地,建物则成了板模工人的沙漏。网路上高喊新创与创新的人分秒必争,台南卖牛肉汤的老摊子,凌晨三点等候大叔上门洗风霜,卖完就收摊。兰屿的海还是老得比核废料要快,风颱来袭的夜晚无聊得漫长。移工每月包好要汇或寄回老家的钞票,新住民妈妈看着小孩茁长,也会想什幺时候带她/他回自己家乡探望。

「中原」崩溃了,我们的生活于焉採取不同的「标準时间」,需要你暂时从日常抽离,细心读取。

Readmoo电子书店2014年的台湾书展,特别选在解严满27年的7月15日上线。世人常误以为解严是社会力蓬勃释放的开端,不尽然,但解严的确让参与台湾书展的部分书籍,得以呈现在读者您眼前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