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宛如:受不了高房价,更要推数位经济

余宛如:受不了高房价,更要推数位经济

说起台湾人的痛点,十有八九会提到房价太高。买房的嫌房价高、租房的嫌租不起、开店的嫌店面高不可攀。生活中有再多小确幸,一面对高耸的房价,整个就没了气势。民怨四起,政府也往往祭出各种政策,想要平抑房价。

但我今天没打算要谈房地合一税、社会住宅、地价税,这些只要讲到房价地价,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政策。我打算绕个远路,来点出数位经济和房价地价之间,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,其实遥遥隔水相望的关係。

稀缺的是位置,不是房子

说起房价问题,许多人起手式就是空屋率,彷彿只要是房子,就能满足人们居住的需求。但是人们看重房子,不只是为了那栋水泥隔间,还包括周围设施和生活条件的一整套服务。两套一模一样的房子,摆在金山区和摆在信义区,价格会天差地远,关键就在于许多人认为住在信义区比较方便舒服。大家在抢的是好的生活机能和交通地段,而不只是脱离现实、飘在空中的房子。真正稀缺的是位置,而不是房子。

城市里的房子,价格会显得高不可攀,是因为许多人想要住在城市里。为什幺要住在城市里呢?工作机会多、生活机能好、交通成本低,总而言之就是要和其他人群聚在一起,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,好发展分工和交易。什幺样的位置是好位置?什幺样的地段叫好地段?不是上帝掷骰子决定的,而是由我们大家共同决定的:能缩短和其他人距离的位置,才是好位置;方便我们和其他人分工交易的地段,才叫好地段。

既然距离、分工和交易,是我们哄抢某些位置的理由,反过来说,这些位置有没有替代品,不用非要那些位置,也可以缩短彼此的距离,便于分工交易呢?说到这里,大家可能心里就有数了:发达、迅速的网路通讯,就是位置的替代品。我们不用风尘僕僕地穿过半个大台北,也能坐在金山的家中,和信义区的客户进行视讯会议。我们不用特地去拜访闹区名店,也能在手机上点两下,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数位经济正动摇地产经济的霸权

这阵子有些时髦的词彙,全通路、新零售,背后其实正是这个道理。过去开店的黄金法则,就是:LOCATION! LOCATION! LOCATION! 大家耳熟能详的生意经是「人潮就是钱潮」。邻近捷运站的黄金三角店面,别说店租,就连广告墙面都贵得惊人。关键就是,人潮和商家互相吸引,商家要往人多的地方展店,人们也乐意把时间和注意力花在热闹的地方。消费力带动着商机,商机带动着业者抢租,租金带动着资产价格,形成了以地点为核心的经济模式。

但在人手一机、随点即购的如今,人潮在哪里?在网路上。懂得经营社群、导流引购的店家,不用到既有的闹区里抢店面,找间公寓,即办公室即仓库地就可以做起生意来。就算开设实体店面,也不怕在陋巷里就无人闻问。反而地点越是冷僻、越是独树一格,支持者越热衷于朝圣,光是带路都显得内行。

这几年东区店面的空店率越来越高,承租的店家也从过去印象中的高档精品云集,变成越来越多的清仓拍卖。除了信义区带来的威胁之外,还有一股更大的浪潮,就是人们的注意力和时间,已经从传统的闹区、百货公司,逐渐转到手机、网路上头。这让位置本身的价值,显得越来越边缘化。

影响所及,不只是实体店面的价值开始下滑,连广告的模式也开始转变。比起过去那种无法追蹤效果、无法评估影响力,简直就是买了求心安的实体广告版位;能够追蹤量化,并且随之不断修正内容的网路广告,也越来越受到广告主的青睐。纸本报刊面临的威胁,也同样作用在实体广告上头。

受不了高房价,更要推数位经济

当然,我并不是说商店群聚带来的集客效应,已经完全蕩然无存。有许多特色商圈,依然用独特的商家和服务,经营出难以数位化的魅力。在许多商业合作和人际互动当中,面对面的接触依然是不可或缺的。但是随着网路基础设施的日益普及,人们的合作和交易,越来越集中在网路上。想要仅仅靠着「位置好」,来佔据消费者的注意力,就会变得更加困难,而得要回到产品和服务的基本面来竞争。

随着工作机会、消费场景的分散,对居住位置的激烈竞争,也会稍微得到纾解。我们甚至可以说,数位经济越发达,地产经济的垄断力道越小,房价地价对人们宰制的能耐就越弱。数位经济和房价地价之间,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,是不是其实正遥遥隔水相望呢?

相关推荐